爱生活爱魔道
 
 

【周叶】The Scientist 24

完全就是谈恋爱的感觉TuT

小乐清水子:

24


 


轮回对兴欣万众瞩目的团队赛,叶修果然如他对周泽楷所说的那样,没有放水,他压根连出场都省了。


 


体育馆中央的大屏幕上列出了两队团队赛的出场阵营,现场和电视电脑前的观战群众自然是哗然一片,联想无限。


兴欣的粉丝有担忧起叶修状态的,也有自信过头认为没他说不定也行的,轮回的粉丝倒是一致狠磨牙,这是看不起我们队伍还是怎么着。看来“赢了兴欣不算完,赢了叶修才算数”这一观念,已经普遍扎根在任一兴欣敌对阵营中。


 


信心是一回事,看见轮回我不怕不怕啦是一回事,根本实力的差距又是另一回事,兴欣果不其然地输掉这场团队赛。


虽然比赛场面相当好看,兴欣没被轮回压着打到死,兴欣的新兴力量们打出了风格打出了水平,和轮回展开巷战你争我夺你死我磕,可输就是输。外界对叶修排兵布阵的质疑声掀起了一个小的波澜。


 


赛后,从两队记者招待会起航,各路人马又紧张投入到全方位多角度的解析叶修意图中去。


 


漩涡中心叶修不负重望地抛出一个答案,还带了一脸你们怎么连这个都想不明白的震惊,“当然是为了检验我们队伍的弹性!还有比轮回更合适的考验么?还有比常规赛早期更宽裕的时间么?反正我们已经把目标定为卫冕了,季后赛是肯定能进的……”


 


逻辑呢?敢问只要把冠军定为目标就可以顺带进季后赛的逻辑在哪?!它还活着么?!……算了,下一话题。


——这话听着挺有道理,就是总觉得下面阴谋飞飞算计滚滚。在座的众记者们,经过一年有兴欣战队特色的场面话荼毒,无一不这么认为。


 


以阮成为代表的兴欣无脑黑派,经过一年的不懈努力,也聚集了几个志同道合的哥们,在网上被人戏称官方anti兴欣同好会。他们之中有个人站出来浇了二两油,“叶修队长您好,你们是不是怕以主力阵容出场,万一负于轮回,会被大加渲染,以致承受巨大的舆论压力?”


 


魏琛在战队休息室里看记者会直播,听到这个问题,动作夸张地捂着肚子指着电视喷人,“哎哟我去哈哈哈,这个傻X,居然问这种就算是真的也绝对不会有人承认的问题,哈哈哈我不行了,太逗了。”


 


陈果刚扔给魏琛一个鄙视的三白眼,就听到叶修的话从电视里传导出来,“这位记者同志的问题略不讲究啊,就算真的是这样难道我会说么?”


就在陈果即将追随冯主席步入药药药切克闹的行列,叶修语风一变,“呵呵,开个玩笑。其实大家可以看一下赛后的官方数据统计,我们兴欣的年轻选手,在没有我的情况下,面对轮回的鼎盛阵容,输得并不难看。甚至有三个可以反扑的机会,只是这次没能抓住。那下次呢?谁敢断定结局?面对轮回还敢采取如此大胆的练兵策略,还能打出这样的数据,我们兴欣……哎,我就不说兴欣是实际上的赢家这么不尊重对手的话了吧,就说虽败犹荣吧!”


 


台下记者无语的无语,凌乱的凌乱,戳键盘的戳键盘,你这已经说出来了好么?!!有些话只放在心里想想行不行?!还让不让人写新闻稿了?!


 


 


周泽楷没有出席轮回战队的记者招待会,比赛刚结束他就和战队报备了一下,先行赶回S市,奔去医院。


 


为了避免媒体的胡乱猜测引发粉丝的胡乱猜测,江波涛首先开腔交代了下周泽楷的缺席原因,队长家里有事需立刻赶回,云云。


轮回的记者招待会向来都是周泽楷坐那镇场,负责露脸拍照,江波涛包揽大部分的发言。便有记者第一时间把刚才叶修说的话扔给了江波涛,求解读求想法。


 


江波涛内心那也是免不了翻涌来翻涌去,为啥不管叶修说了什么都有记者奸笑着拿出来问感想呢?大到杀回联盟后的夺冠宣言,小到每场比赛后的随口一扯,甭管有没有营养。感想不都写你们脸上了么!


 


但这并不妨碍总哈喽前辈不被前辈哈喽的江副队敛神,展露出他招牌式的和煦笑容,扶正了话筒,答记者问,“兴欣很强,我们一直都很重视,谢谢。”


 


听了江波涛打得太极,众记者们大感没趣,又转而怀念起叶修式的真真假假,最起码还有个爆点啥的。


 


 


兴欣战队为了犒劳己方的“虽败犹荣”,从老板娘到莫凡一致通过出去搓一顿的提议。


但是谁也没搞明白,本来只是个自家战队内部的休闲活动,怎么就演变成了两家战队相互的联谊活动?


 


好像是兴欣人和轮回的主力阵容在体育馆门口碰面,发现彼此都在为接下来如何祭五脏庙而展开讨论,不知道是谁提议了一句“不如咱一起吧”,在没人喊不的情况下,就稀里糊涂的一起了。


 


全是自己人的话,吃什么去哪吃是无所谓的,一旦加上客人,陈果可就要掂量一番了,要么就别应承和人家一起吃饭,应承了自然要招待好,尤其是面对轮回这种各项出差待遇都超一流的豪门战队,陈果可不想输在底气上,咱兴欣如今也不是草台班子了,打了土豪分了田地,区区一顿饭怎能露怯。


 


因此不管是自己人还是外人都无视了叶修那句“当然是谁赢了谁请客了!”。


除了江波涛,他笑吟吟地回复前辈,“兴欣是实际上的赢家,这可是前辈说的。”叶修板起脸来纠正,“怎么回事小江,赢就是赢,输就是输,差一点都不行!”


 


吃饭的地点最后定在上林苑旁边新开的一家准三星的酒店,人少,干净。


兴欣人和轮回人的关系一般,没特别熟络,也没因争过冠军而互不待见,偶尔群里搭搭话偶尔赛场PPK。这次又偶尔凑成堆,大家发现彼此属性相叠的地方居然还不少,饭还没吃多会儿,饭桌上的气氛就活跃起来。


 


孙翔和兴欣众人的关系源远流长,就是好感度有些尴尬,本来同台吃饭各自修行相安无事,结果包荣兴跳出来,为找到自在门的门徒而高兴,非要跟他继续那日Q群里未竟的话题,孙翔便在兴欣众人“安心吧青年谁也救不了你”的同情眼神中,被迫加入包荣兴的俩人小集团。


罗辑在一旁悄悄松了口气,幸好他不看温瑞安,要不怎生了得。乔一帆和安文逸则觉得有前辈在的事还是不要掺合的好。


 


轮回剩下的几个人左看看孙翔右看看杜明,通通下定好钢用在刀刃上的决心,众志成城为杜明脱团而奋斗。


别看平时调侃杜明调侃的厉害,真逮着合适时机,这帮哥们谁都替杜明着急,谁都想替杜明使把力气。


 


就是着急大发了,治疗数据溢出,全是无效治疗。尤其是众人辗转从周泽楷那里得知唐柔早几年在国外进修音乐的这件事。


“唐妹子,听说你原来是学钢琴的?那太好了,我们杜明打小就热爱古典音乐,天天贝多芬巴赫不离口,你们肯定很有共同语言!”


“就是就是!你们可得好好聊聊啊!当初杜明心系音乐之路,死活不肯当职业选手,我们经理三顾茅庐去请出山的!”


 


“咳咳……”厚道的方明华不时地在一旁咳嗽,提醒他们太假了别玩脱了。


杜明直面女神真人反而不知道该如何表现,急得光给吴启吕泊远夹菜堵他们嘴,借以掩饰万马奔腾的内心活动。


 


唐柔丝毫不在意圆桌对面三人不自然的捉急表现,大家闺秀风范表露无遗,她微微一笑,“有机会可以交流。”


 


杜明内心嗖一声幻化出两个小天使你吹笛来我拨弦,夹着菜的筷子跟着一抖,扫倒了面前的玻璃杯,果汁洒了一桌,菜也落在桌上,他赶紧撕扯几张餐巾纸,低下头手忙脚乱的收拾,含含糊糊地回答,“嗯嗯……嘿嘿……”


 


江波涛作壁上观,决定还是先不要提示杜明对方这种风格的客套约等于发卡,你那希望的小火苗别熊熊燃烧了。


饭桌上的人三三两两地扎堆拉呱,倒是向来居中心地位的叶修没怎么开口,只是夹着烟,吃两口菜,抽一口烟。更多时候托着腮坐着,眼神有些疏离,既像是盯着窗外某处观望,又像是在细量着什么事。


 


这时江波涛的手机响了,他的手机铃声比较个性,是一个男声上气不接下气地吼着“你爸爸找你你妈妈找你你爷爷找你你奶奶找你#$%^^E……”,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包括叶修。


 


江波涛呵呵一笑接起电话,别人吐槽了下他的铃声何其奇葩,也就刚才干嘛继续干嘛了。


只有叶修,他一改之前的颓废坐姿,拉正了身体,支在桌子上,夹着烟的手不经意地挡在脸上,只露出一双目光闪烁的眼睛,盛着谁也没注意到的细碎光点,定定地看向接电话的江波涛,他听到江波涛说,“没事了就好,小周你也早点休息。我们在和兴欣的人一起吃个饭,吃完饭回酒店休息……”就算自家队长在电话那端什么也没说也没问,江波涛还是向他汇报了一下战队的行程,接着他明显的迟疑了几秒,捎带了点错愕,“……叶修前辈么?你是要叫他听电话么小周?”


 


叶修听到自己的名字从江波涛嘴里冒出来,他眼神挑动,把烟灰弹到缸里,他看到江波涛站起来身体前抻,把电话递给坐在对面的他,“前辈,队长好像找你有事。”


 


叶修够过电话,电话那头没有人说话,但能听出周遭的环境有些繁复,各种声音煎在一起,应该是在医院里,有脚步声,有推车轮子滚动的声音,也有护士出来维护秩序的声音。


 


“……没事了,奶奶。”


 


叶修一晚的焦躁都被这个低沉却不黯哑的声音瞬间抚平,似入夜后的秋风,干爽清朗。


 


“好,我知道了。”叶修挂断电话。


 


叶修把电话还给江波涛,迎着对方带有些许疑惑的眼神,轻淡地解释,“小周让我注意查看邮箱,里面有冯主席发的邮件。”


 


 

27 Apr 2017
 
评论
 
热度(900)
© 西子桑 | Powered by LOFTER